🎈命运给了你们磨难,你们却坚强地甩了命运一巴掌

盲(2)

>田中梦人&岚山&Ace【目前中间那个还没见影

>绝对的AU 绝对的ooc

>就是横雏亮,请看清楚小心踩雷

>哎呀妈呀这都什么鬼


------------------------------------------------------


睁开沉重的眼皮,满目的白。动动手指想抬起手臂,意料中的沉重,手臂的每寸肌肉、每根神经都在阻止我的动作。尽管这样,我还是自虐地把手高高举到像加了糊镜的眼面前。因为牵扯,它抖得厉害,为模糊的白茫茫的视力范围里,加进了红,由淡淡的粉渐变成鲜艳的红。

咔哒。转动门把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几阵脚步声。里面有最熟悉的那个人平稳的脚步。

突然的有一把脚步声变得急促起来,伴着轻轻的尖叫,然后,我的手就被按住往下压。

“哎呀,你在干什么?伤口都出血了!”

护士小姐在旁边一阵捣鼓,我满不在意,反正那个人也不在乎。

接着医生做了一番简单的检查,我转动眼珠往那个黑色人影的方向看去,还是什么都看不清,我也知道。

但就是想看。

想知道,如果那张脸褪去了模糊这道屏障,究竟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毫不在意的冷漠?尖酸刻薄的讥笑?令人生怖的愤怒?

还是...

我轻轻地叹了口气,这是一道永远没办法解开的谜题。

“虽然伤得挺严重,但是精神看起来还可以。下午我安排一下,让他做个内科检查。”医生在一边收拾检查用具一边说着。

“好的,谢谢你医生。”他开口的瞬间,我闭上了眼。

两道脚步声越来越远,消失在房间远处。

小小的密闭的空间里,只剩我和他的沉默在蔓延。

 

“为什么不让我死。”终归还是由我打破沉默。

他又是以无言回答,也罢,他不想说的话,我从来撬不开。既然他不想说,就都我来说。

“我累了...你应该,也倦了吧...”睁开眼皮,直直地盯着什么都没有的天花板,逃避着什么。

“看着我眼睛一天天的恶化,看着我成为一个废人,你们想要的折磨,也都达到了...够了吧...让我死,可以吗?”极力掩饰着想让声音听起来像一滩没有生机的死水,颤抖却逐渐突破出来,彻底让最后一句话沦为可怜兮兮的哀求,换来我嘴角一抹苦涩的弧度。

很快,那抹苦涩在一股猝不及防的蛮力下蹿上眼珠幻化成满目的惊恐。

他的手紧紧拽着我的领口,我们之间的距离,从没有这么近过,因为我的视海,被模糊的一张脸占据。

极尽全力的睁圆眼,还是什么都看不清。

我眨了眨眼,又闭上了眼。

无所谓了,刚刚的对视,我的瞳孔里,一定映着他的脸孔,清清楚楚的。

关闭了眼窗,听觉这时才提醒我,面前人的呼吸声,粗重,急促。

“你不要太过分。”说话间,我感觉到颈间的力道加紧了几分。还有他吐到脸上的气息,是热的。

也听出来了,话语里的咬牙切齿。

不管他的愤怒是因为什么,至少,原来,我有左右他情绪的资本。

“只是让一个人,像我这样的废人死而已,有那么难吗?”明明是被压制的角色,说出的话却莫名镇定。

也许,我和他之间的博弈,先激起情绪的那个人,注定处于下风。

“好。你想死,我成全你。”他愤愤地甩开我的衣领,离开我的视力范围,狂躁地带上了门。

我往领口的方向探出了手,那里皱巴巴的,全都是他发怒的痕迹。

我想笑,小小的动作却拉扯出了伤口的疼痛。虽然求死不成,却收获到意外的礼物。

那群小混混,下手挺狠的。浑身上下的坑坑洼洼,就是他们的“作品”。可就连这样的我,他们都打不死。估计还没打一会儿,田中梦人的手下就出现了吧。

看到浑身是伤的我,他会露出什么表情呢?刚刚又是以什么样的立场生气地对我说那句话的。

他还说...他会成全我...

 

 

傍晚,门把扭动声把我从小憩中叫醒。平整的步伐,是他。

我没有睁开眼,全神贯注听着他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直到声音停留在床沿。

“我知道你醒着。”冷冷的声调幽灵一般飘在我的上空,比平时还要冰冷。

我却没有感到一丝的不快,因为他曾被点燃的情绪和反应,还深深地留在脑海里,一遍一遍地上演。那是他第一次的失控,也是在这么多次的争吵中,我唯一一次的游裕。

悠悠地睁开眼,我也不紧不慢的回了一声“嗯”。

“就真的那么想死?”

“你后悔了?”句尾我还带着挑衅地提高了声调。

他就没回话了。

估计又被我气到了吧,本来没打算看他,又抵不住内心巨大的好奇,我侧过了头。

其实吧,什么都看不到,只是能感觉到他的目光很锐利。

莫名的,我心情很好,直率地看向他站的地方,笑了起来。

我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的笑,就是不知道在他眼里,会不会扭曲成挑事的嘲笑。

“呐,我死了之后,能不能至少,给留个全尸?”语气服软得不像任何一个时候的我。

他依旧没有动静,好像这个房间里只有我自己在自言自语。

慢慢的,眼前的那团黑在逐渐扩大,属于他的气息在靠近。

终于要动手打我了?或者是掐脖子?要亲自动手结束我的生命么?

猜想了一大堆,我闭起眼等待着他的动作。

 

死在他手里,也挺好的。

 

门把声不合时宜地响起。

一瞬间,他的气息倏地抽离。我们的距离,又远远地拉开。

“田中先生…”

“开始吧。”

他打断了进来人的话,之后我就听到针筒、药瓶的细微碰撞声。

原来是药杀吗?果然这才是高智商的他的作风,掐死什么的,太原野了,不适合他。

想着,手臂就传来一点冰凉,紧随着一星点的刺痛。大脑立刻就迷糊起来。

谢谢了,田中梦人。

永别了,田中梦人。


To be continued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