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给了你们磨难,你们却坚强地甩了命运一巴掌

盲(3)

>田中梦人&岚山&Ace【撒花~岚山出来了= =

>绝对的AU 绝对的ooc

>就是横雏亮,请看清楚小心踩雷

>编不下去了【呵呵


------------------------------------------------------


深秋的天,山景一派肃杀。发黄的叶子三三两两地挂在树枝上,在无情的风阵中摇摇欲坠,直到终于被无形的力量扯下,孤零飘落,被上山的来人践踏,发出最后的无力呻吟。

走在前面的挺拔男人根本不会在意脚下脆弱的凋零,他的头从来都是高扬着,表情清冷,和萧肃的秋相得益彰。

跟在男人几步之遥的人,看起来是个少年模样。微微弓着背,双手套在衣袋里。他低着头,走路的姿势略微有些一步一跳,小心翼翼的,像是不愿再去伤害那铺着的厚厚一层枯萎。耳听着前方不断传来的清脆响声,抬头皱起眉,盯着那个宽阔的黑色后背,无声地抗议。

很快,他们来到山的深处。

映入眼帘的是两个紧挨着的小山包,分别竖着无名石碑,旁边栽着不知名的常青木。少年环顾着四周,光秃秃的,并不赏心悦目,与那片青绿所守护着的小园地格格不入。

男人走上前去,站到拥有较大石碑的坟头前,垂下了他高傲的头。

“过来。”

少年便轻轻地上前,跟随着男人的目光,视线落在无名石碑上。

他现在,正用着墓碑主人的眼睛,看着永眠的墓碑里的主人。

男人和少年都静静地肃立着,一言不发。

 

 

几个月前。

“梦人,我...”

“别说了!”

田中梦人粗鲁地打断床上人的话,一向冷静的眼睛布满了激动的红丝。

床上的人虚弱地抬起嘴角时,田中梦人有一瞬闭上了眼,不去看那一丝苦涩。

“梦人...无论如何,我们都要面对的不是吗...”说着,岚山咳起来。

“你好好休养,别想那些有的没的。”岚山的肺咳一声一声砸到田中梦人的心里,田中梦人尽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他不想面对现实。

天才犯罪家田中梦人的团队里竟然出现了背叛者,陷入危险中。千钧一发的瞬间,岚山帮梦人挡下一颗致命的子弹,造成了岚山现在的境况。

岚山肺里的那个洞,本应该在田中梦人的肺里。对于田中梦人,岚山总是那么不顾一切。

岚山浑身鲜血地倒在田中梦人身前时,田中梦人红了眼。

危机解除后,那个叛徒胸前被手术刀刺穿,肺部开了一个洞。黑道医生手握着刀刺下去时,田中梦人恨不得自己抢过手术刀狠狠扎在那个人身上。可是他不能,他要让叛徒承受比岚山更生不如死的痛苦。

然而一切,无济于事。

岚山受的伤太重,生命为之不断渴求的呼吸,对岚山来说,一分一秒却是无尽的疼痛与折磨。

田中梦人不断地对岚山表达着活下去的愿望,岚山总是笑着看着他,尽管那笑容,在疼痛的撕扯下越来越黯淡。

田中梦人又怎么会不知道,活下去对岚山意味着什么。

岚山的脸色越来越惨白,原本小麦般健康的肤色,仿佛是骤变成比他田中梦人还要过分的白。

在这一刻。岚山开口的瞬间,田中梦人本能般地抗拒接下来的话语。

他从那张原本阳光无比、现在只能隐匿进灰蒙蒙一片的脸里读懂了一切。那个再明朗的岚山,也躲不过伤痛的追赶,陷入了死亡的笼罩中。

“梦人,答应我。我走了以后,把角膜...给Ace...”

“什么...”

 

你的肺已经被挖走了一块,连眼睛也......

 

“我的心情,你应该最清楚的...”

清楚...田中梦人又怎么会不清楚?

不自觉地伸向自己的左眼,那只左瞳里,似隐似现的,是两兄弟遥远时光里的喜乐悲忧。

反应过来时,田中梦人才发现岚山一直用认真而坚定的目光注视着自己。

为什么不把那股坚毅,放在活下去的理由里?

“你这个混蛋...”田中梦人笑了起来,笑得很苦。

他转向窗口,远远望去。

下雨了。

 

 

 

“这里面,就是他吗?”Ace的声线里,沙哑开始崭露头角。

“嗯...”

“为什么没有照片?”

“你已经忘了他了吗?”Ace似乎觉得田中梦人的语气里藏着失落。

“没有。”Ace回答得很坚定,那双眼睛,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很好。记住这儿。永远也别忘。”

庄重地弯下腰,田中梦人又很快恢复昂头的常姿,转身离开。

Ace也郑重地鞠了一躬,小跑着跟上田中梦人。

“下雨了啊...”

闻言Ace伸着手抬起头,万里无云的天,有点灰。

眨眨眼,带着些疑惑看向身旁的田中梦人。Ace收回手埋进衣袖里,喃喃地:“嗯,下雨了呢...”



Ending

------------------------------------------------------

我觉得题目应该叫《下雨了》...

呵呵自己一脸...【乌鸦飞过.gif


评论 ( 8 )
热度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