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给了你们磨难,你们却坚强地甩了命运一巴掌

【仓亮】black of night

>看pv和making来的灵感,直接套用标题了

>是车,未成年和有任何不接受的请点x

>冗长的yy(第一次炖仓亮肉

-----------------------------------

当嘴巴被紧紧堵上,牙关被覆在自己身上的庞然大物的巧舌撬开时,从口腔处传递来了另一股浓烈的酒味,通过鼻腔直冲大脑皮层,起到了以毒攻毒的效果。

锦户彻底醒了酒。

 

5小时前。

“真不错呢。”

“是啊,真不错呢这感觉..”

……

门把都在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认真地确认着动作、细节。

锦户只觉自己受到会心一击,目光从屏幕慢慢游移到那个人身上。

“认真的样子真的很迷人呢...”

被盯着的那个人手搭在嘴唇上,眼睛紧紧地胶着在屏幕上,似乎丝毫感觉不到某处投射来的目光。

 

“嗯,是yasu作词作曲的呢,很棒吧?我们大家都觉得很棒呢。嗯..大家也都在很认真地拍摄着,请8er们,多多期待哈,很快就可以见面了。嗯。”大仓说完,还对着making镜头认同地点一下头。

锦户漫不经心地在后面慢慢溜过,装作随意地到处看,其实偷偷地在瞟着大仓,暗暗跟自己说:“连对着making镜头都很认真的tacchon...更迷人了...”

这时镜头转到锦户,锦户很开朗地露出他招牌的西瓜笑,随口哼着曲调扭了几下身子,全程表现得很活跃,像是为了配合在他眼里很认真的大仓一样。

 

“嘿大家,现在拍摄开头的动作,准备一下咯。”

听到导演声音的门把们,一个一个躺到了舞台上。锦户早早地就躺下,旁边是支着身子坐着的大仓,对于这个位置安排,锦户可满意了。

大仓正爽朗地笑着,也躺了下来,双手撑开晃啊晃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眼看大仓躺平,锦户心里起了个小主意,张开右手毫不犹豫地就搭在大仓的小仓上。

“a HIA!”

发出了不明音节的大仓立刻敏感地动了动胯还伸手护住,锦户得逞地坏笑起来,欧豆豆还是欧豆豆啊,就是好欺负。

然后转过头,伸出左手腾空在横山的裆部上,不过横山正调整自己的位置,没注意到锦户的动作。

“好玩儿!”锦户差点就要兴奋地喊出来。

“嗨嗨,明娜桑,准备开始咯!”斯达夫的声音响起,门把们迅速进入了状态。

随着导演的一声“cut”响起,此起彼伏的鼓掌声预示着pv和making的拍摄结束。

“あいざす!”

拍摄告一段落,大家也都确认了录像的动作没问题,感谢完斯达夫之后,门把们一起回了乐屋。

 

“今天的拍摄真不错呢,大家也很努力嘞~”

安田蹦蹦跳跳着在门把中间穿梭,小高嗓显示着他的情绪依然很高昂。

“ねね明娜,一起去喝酒吧!”安田小跑到走在最前面的横山身旁,转过身面向后面的门把们说到。

“可以哟!大家也好久没有一起去居酒屋了呢!”丸山最先回应安田的建议,快步踱到安田身边扣住安田的肩膀。

“好的好的!Yoko也表个态嘛,发什么呆!”上一秒还在边走边看着主持台本的村上,下一秒就一口答应并以迅猛之速用台本pia上没有反应的横山。

“啊痛!”横山立刻捂住了头,嘟起了嘴:“干嘛呢hina!我答应就是了!”

“耍什么安静美男子范呀,每次都这样,一拍making就一言不发!”看到一秒破功的横山,村上咧开嘴笑得灿烂,虎牙熠熠生辉,“Subaru呢?”

“OKです~”涉谷故作正经地行了个礼。

锦户左手扶着右肩轻轻扭动着,有些疲惫的他不打算参与到酒局,正要开口,旁边先响起了大仓的声音:“一起去喝酒~~”可爱得像个发现宝藏的小朋友一样,然后扭头问锦户:“亮酱呢?”

“欸?”锦户的动作僵了一下,怔了半秒,反应过来:“当然是一起去啦!”

“yeah~喝酒去!”

丸山和安田走在最前面,勾肩搭背的,情绪最高涨。后面跟着的是三马鹿,村上像在取笑着横山什么,横山的表情有点嗔怪,涉谷半猫着背饶有兴趣地听着俩人的对话。锦户和大仓走在队伍最后。

锦户本来是准备回家舒舒服服洗个澡然后倒在沙发上看还没看完的美剧的,不过现在这个想法已经被抛到九霄云外,身边走着大仓,还去管什么美剧?

他似在随意地看着风景,其实目光总有意无意停留在大仓身上。每次都会感慨,这个小自己一岁的弟弟到底是怎么长成比他关西大爷还要高出半个头的呀,最近头发也留得挺长的,半长发丝在微风下轻轻飘扬着,蓬松感十足,衬得五官更加好看。大仓也是一个立派的男人了呢~偶尔还会比锦户表现得更加男前,虽是欧豆豆,但是也对锦户照顾不少,再加上俩人的身高差和锦户的天生犬颜,说锦户才是弟弟也不为过。身材最近也练得很好,舞也跳得很性感,特别是刚刚那个起身的动作,腰腹力量真是很不错呀~真想看看腹肌呢~

“亮酱...?”

“...”

“亮酱??”大仓加大了音量。

“嗯嗯??”锦户才从深陷的内心os中反应过来。

“怎么了呢,都不说话呢。果然亮酱累了吧,不然咱别去了,我送你回家?”大仓半侧着身子对着锦户,眼里闪着关切的水光。

啊啊,出现了,体贴仓,有点牙白呀。

“没事没事,我刚刚在想事情呢,难得大家伙开心嘛~又这么齐都想去喝酒。”拿着门把当借口,但大仓才是锦户心里的小九九。

“如果想回去的话一定要跟我说哦,不要勉强自己。”

“嗯嗯。”

说话间大家在前面的路口拐进一家居酒屋,店面不大,门口挂着复古的布帘,印着大大的“酒”字。

大仓小跑几步到门口,撩开帘子回头看一眼锦户,锦户立刻会意地从大仓手下钻了进去,笑得灿烂。

“好慢哪你俩~”已经就座的横山撑着脸望着刚进来的大仓锦户,语气绵绵的。

“看横山君这脸色红扑扑的,未饮先醉呀,待会儿可别多喝了几杯乱亲人。”

锦户不紧不慢坐下来,以毒舌回击了横山。

“亮酱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大仓盘坐在锦户跟侧,面向锦户拍着胸脯。

日常毒舌尼酱的欧豆豆二人组上线,把横山气的脸鼓鼓的,双颊更上升了一个色度。

“嗨嗨,すみません,上酒咯~”

“干杯!”

 

酒过多巡,山田二人情绪更添高昂,拿起碗筷敲着不成曲调的清音,大有要在现场作曲的架势。横山半倒在村上身上,双手长长地伸直着,脸被一双手挤压得有点变形,嘴噘得老高——是的,横山果然开始耍起了无赖,嘟着嘴要亲村上,被村上死死地挡住。他们旁边是趴着的涉谷,深深埋着头。

锦户拿着酒杯推了推涉谷,喊了几句“Subaru君”都没得到回应,他摇摇头,酒意也不浅了,然而酒精上脑,就是想再多喝几杯。

“横山君...横山君!”几乎是半吼出来的叫唤,锦户同时已经趴到了涉谷背上,晃晃手里的酒杯,“再来喝呀~”

大仓循声停下了喝酒的动作,也跟着站了起来。

横山听到了锦户的呼唤,回头怔了三分之一秒后,咧开了嘴,放开了村上转而捧起锦户的脸,“户君~来,让尼酱亲亲~”

刚庆幸逃离魔掌的村上见状紧张地起身伸手准备拉开横山,不过迟了一步,横山已经前倾着头,亲到了——自己白花花的手。

“???”村上一脸黑人问号。偏过头才看清楚,锦户此时已经倒在了大仓怀里,瘦小的身躯被高大的大仓紧紧圈起来,半眯着眼,酒杯里的液体还在轻轻摇晃着。

来不及多看一眼,横山又开始闹了起来,村上只能拽着横山坐下,隐隐约约听到大仓说了一句什么,然后就被横山嘟嘟囔囔的不明音节给盖过去。

 

锦户只觉得这个怀抱甚是舒适,大大吸一口气后扭了扭身体,大仓稍稍皱起了眉头,又紧了紧双手。锦户的双眼已经完全睁不开,眉毛带着眼睑轻蹙,双唇微微翘着,尽管活动有些受限,他还是成功地把自己的身体转了个角度和大仓面对面,脸颊在大仓的胸前缓缓蹭着,寻找到最舒服的地方后露出了安心的表情,还自觉地揽上了大仓—人肉抱枕—忠义的腰。

什么,你问我锦户手里的酒杯哪去了?放心,它没有不翼而飞,早在锦户挣扎的时候大仓就已经接过杯子放在了桌上。

大仓全程欣赏着锦户小动物在自己怀里调整姿势的模样,那目光像是流淌着这世上最温柔的溪流,任锦户在其中徜徉。他甚至想凑上去亲吻锦户有意无意索吻般的双唇,但周围嘈杂的吆喝声提醒着他不能随心所欲,想深呼吸又不敢大口吸气,生怕胸膛过大的动作会惊扰怀中人的安睡。嘴巴张张合合的,但其实没有呼吸到多少空气,心脏也越发的躁动起来,不知道是因为缺氧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锦户在睡梦中似乎感觉到有谁在打太鼓,一阵一阵的,眯眯眼探起脸看到了大仓的下颚和脖子,在灯光下大仓的脖子被打了一层淡淡的红粉一样。

“tachon~”

大仓只觉一声软绵绵的呼唤伴着脖颈有些瘙痒的触感。

“嗯?”

一低头和锦户迷离的小鹿眼撞了个正着。喉咙有些干涩。

 

“信酱,我先送亮酱回去吧,他已经醉得不行了。”

还没等村上回应大仓就径自扶起锦户,再向山田二人打了个手势,也不在意他们有没看见,就拖着锦户出了门。

刚到外面一辆出租车就停在他们脚边,报上锦户的地址后,车厢缓缓动了起来。

“嗯......”锦户往旁边一挨,蹭了蹭,手舞足蹈的,“怎么居酒屋还会晃来晃去的...”

大仓截下锦户乱舞的手,轻声细语的:“亮酱,咱们在车上,我送你回家。”

“家...回谁的家...”锦户仰起脸,双颊粉红绯绯的,翘着嘴唇嘟囔着,软绵绵地靠在大仓的肩上,再没有出声。

“亮酱...?”肩颈处传来轻微的呼吸声,无言地回应了大仓的轻唤。

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大仓跟司机说了自己家的地址,于是车子拐了个弯,驶向另一条道。

 

大仓和锦户几乎是跌撞着倒在床上,只因锦户一路上用手臂扣着大仓的脖子。身上挂着一个人肉挂件,大仓踉踉跄跄地终于把锦户捣鼓到了床上,由于冲击,他压在了锦户身上。

身下人从喉咙里发出了闷响,大仓就知道自己肯定压得锦户不舒服,双手撑着准备起身,又被锦户一个用力扯了回去。

“tachon...”

“那个,亮酱...你松一下手。”

大仓苦笑了一下,反手抓住锦户的手腕想掰开扣紧的手臂,锦户一个挣扎抖开大仓的手。

“不要!我就要抱着tachon!”锦户撒野一样地大喊大叫。

大仓不再说话,静静地盯着锦户的脸,从额头,眉毛,眼睑,睫毛,鼻子,嘴唇,看了个遍。而锦户呢,调整了一下双手,动了动眉头,喉咙再次发出哼哼唧唧的闷音。

大仓的手指捏上了锦户的下巴,指腹轻轻摩挲着下唇,昏黄的灯光下,衬得那一寸肌肤异常水润动人。

觉得有些痒,锦户的眼睑微张,目光在大仓脸上慢慢飘着,噘起嘴唇蜻蜓点水地抿了大仓的手指一下,然后肆无忌惮地拉开笑唇。

时间在这一秒仿佛静止,静得只有俩人的心跳声,还有大仓喉咙里深深的吞咽声。

“亮酱...还真是没有自觉啊...”大仓的声音沉沉的。

请上车
↑↑↑


END



>>>>

再也不信渣浪,一直吞链接吞图片TAT

开完车仿佛身体被掏空。。。

评论 ( 15 )
热度 ( 52 )